方沐子

如花美眷怎就敌不过似水流年?

这是一只超级可爱的沐子

       到现在什么都还没写……我的flag要……倒了……


长假七天乐

1.彼时风动,此时心动(双更)

2.彼时风动,此时心动(双更)

3.雪落花下忆忘情(章二  只缘感君一回顾/小甜文)

4.左手指月

5.彼时风动,此时心动(双更)

6.愿你还在,愿我还爱

7.​左手指月


这是一只超级可爱的沐子

         我想要放弃星辰大海了。

长假七天乐

         hey!想看什么文,在下面评论,会安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截止今晚12点。


【虹蓝】左手指月

        四下里环顾,见兄弟们毫不避讳的眼神里含着稳如泰山的坚定,虹猫心知不论说什么,他们都不会答应自己一人前往。

  罢了,他长长的吐了口气,“万事小心!”

  闻言,兄弟几人紧绷的面上总算是展露了一丝笑容。

  

  

  山洞里不透光,虹猫几人也碍于被发现没好点火把。大家都是摸黑前进,相互间也是听声辨位。幸而眼睛在适应了黑暗过后,看得清一些模糊的暗影,不至于磕着绊着。

  “滴答滴答”的滴水声在耳畔清越的响起,更显寂寥。

  “咔嗒”一声,众人齐齐呆住,纷纷朝声音的来源看去,“大奔,别动!”

  谁都不知道这一踩到底会有什么机关,不过是可以确定一点了——这山洞机关重重、高深莫测,那伙人是有备而来。

  如此,灵儿怎会这么轻松就逃出去?

  是被人利用、无心之举,还是本就是她设下的圈套?

  “大家快把火把点燃!”虹猫有条不紊的指挥者,七剑之首,大将之风,当如是。

  

  

  火光亮起的那一瞬,眼睛是些微的不适应。

  借着火光四下里探查了一番,跳跳的大脑飞速转动,“等下大奔松开脚后,虹猫,你主攻左边那面石壁,达达,我们俩就看好右边这一面。然后速战速决,往前面走就行,他们应该也没指望能靠这个困住我们。说到底,不过一个下马威罢了。”

  “好!”

  说时迟,那时快。在大奔抬起脚的一瞬,众人一拥而上,倒比那些从石壁上窜出的箭矢快了一步。长剑出鞘,舞得如风一般,似盾挡住了密密麻麻不知死活的铁木之物。

  箭矢胡乱的插在泥泞里,横七竖八,好不狼狈。

  “快撤!”众人应声而动,齐齐远离了那片是非之地。

  还没来得及喘息,又听得一空灵渺远的声音自山洞深处传来,“哈哈哈!七剑传人果真是名不虚传,我江某领教了!”

  就这点小机关就说他们“名不虚传”?怕不是嘲弄吧!

  虹猫挑眉,竟微微带了些戾气,“阁下言重了。区区几支箭便可断定我等的实力,这般可见一斑的能力真是令虹某折服。我等望尘莫及。”

  内力传声过去,在空荡荡的山洞里激起回响,有些刺耳。

  “如此,江某就在此恭候诸位了!”对面的男子轻蔑一笑,看起来像是胜券在握。

  

  

  “江某?虹猫,你觉得会是谁?”

  “月染门门下,我倒是晓得一个姓江的——江枫眠,此人最擅长的是琴音制敌。”虹猫在脑中过滤了一遍南宫收集来的情报,很是遗憾的发现,居然只知道这么一点点。这可不妙,他对七侠知之甚多,而七侠对他却是一无所知。

  “江枫渔火对愁眠,白瞎了这一个好名字。”跳跳啐道。

  “以琴音为武器,”达达摩挲着手中的玉笛,“真想会会啊!”

  跳跳闻言,竟是开起玩笑来了,“两军对站,你可别到时候惺惺相惜,和人谈琴论道起来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!”笑声回荡开来,大战前的紧张和对蓝兔的担忧蓦地轻松起来。

  

  

  与江枫眠的对战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儿,预料之外的应该就是他身后数以百计的手下,以及遍体鳞伤的梦昙。

  两年前的恐惧再一次席卷了虹猫全身。说真的,其实大战前夜,他便隐隐约约觉察到了那样的结局。他理解蓝兔的决定,却无法接受。儿女情长,难免英雄气短。

  手中执剑,便是为了保护心爱之人,不是么?

  

  

  “虹猫,冷静!”眼见着虹猫气得拿剑的手微微颤抖,就连面部也有些扭曲,达达赶忙伸手抓住他的胳膊,阻止他的一时冲动,满盘皆输。

  江枫眠侧头看了眼月白衣衫上浸着血迹的憔悴女子,猛然恍然大悟,竟忽地笑开来,“本来是想抓那鼠族圣女的,不曾想竟捡了个蓝兔宫主。”

  “难怪有这般气节!”

  

  

  两军对峙,连窜进山洞的“呼呼”风声也显得很是多余。

  江枫眠招了招手,示意身后的黑衣人一拥而上,他自己则挟持蓝兔冷眼旁观着这一切。

  

  

  手中三尺长剑泛着寒光,剑气如虹,似刃一般破开山洞里稀薄的空气。又一个黑衣人被迫倒下,鲜血溅在少年白皙的脖颈上,很是刺目。

  江枫眠的不可察觉的皱了皱眉,不愧是七剑传人,果然名不虚传。

  眼见着一行四人杀将过来,他嘴角勾起一抹狠厉的笑,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

  一颗烟雾弹砸在地上,浓浓的烟雾缭绕,转眼,他便没了身影。

  

  

  虹猫接过蓝兔时,她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。脸上全是鞭痕,面色苍白,额间也是因着痛而冒出的冷汗。

  他心中一痛,伸手拥住姑娘,也是不敢用力,手足无措,生怕她身上还有什么看不见的伤口。

  “这个王八蛋!”大奔见着伤痕累累的剑友,愤愤骂着,作势就要冲出山洞追杀那个家伙。

  “穷寇莫追!”谁知道这是不是又一次的陷阱。

  

  

  梦昙昏迷已有两日了,连夜来,虹猫都守在房内,亲自喂她吃药,亲自看护在身侧,殷勤得让盟主府的下人们俱是胆战心惊,这位梦昙姑娘,在盟主心中的位置不容小觑。

  连着两日来,灵儿都在姑娘房门外彷徨。

  梦昙这般,也是自己思虑不周,明知她手无寸铁,明知那月染门的目标是自己,还将她留在了那龙潭虎穴。

  可是更让灵儿觉得羞愧难当的是梦昙生死存亡之际,她更多的情绪竟是羡慕,羡慕她牵动了虹猫的心,羡慕她有着虹猫的衣不解带、无微不至的照顾。

  彷徨在门外……

  心中有扇门,住着梦中人,落花流水,忘谁?

        心中有扇门,住着意中人,相濡以沫,羡谁?

  有一种爱,如明月星辉。若他为明月,她为星辉,明月在,星辉隐。爱之忧伤,是月不见星,星错过月……

  说来可笑,她曾以为,蓝兔死了,那自己这两年便算是独占了他。

  终究只是妄想罢了。

  红尘滚滚,痴痴情深,镜中花,水中月,今生红尘,惹了谁的一段情缘?

 


这次,是真的要说再见了

         影视工作部的招新活动已经到了尾声,我记得部长姐姐在最后一次例会上对我们说的话,“我把影视工作部交给你们了,我很庆幸它没有在我手上衰败,我可以对得起我的部长的嘱托,希望你们今后也能对得起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 离开它已经很久了,但我还是进了它的招新群,我最后能做的就是替它招新。它是我的小幸运,所以——我的学弟学妹们,我曾经的同事们,照顾好它!

         副部,现在已经是组织的副主任了,他说:“我留下来不为别的,只有进入主席团,才能更好的护佑你们,护佑影视工作部。只有一个亲的部长才会真真切切不怕麻烦的为你们所需奔走。这个世界就是这样,很实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刚刚我看了组织的招新视频,宣传片的策划还是最后一次例会的时候我提出来的。我很感谢,我的朋友们把它做的那么好。这,应该是我为影视工作部做的最后一件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进入影视工作部是因为热爱传媒,而留下来是因为爱和陪伴,是深切的爱着它,爱着我的同伴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次,是真的要说再见了!

        


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

        啊啊啊啊啊我回来啦!

        至于我消失的这几天,之前有说学校新闻社招新,没错,我就是搞这个去了!

        虽然结果有些差强人意(沐子报的是影视部,最后是被栏目部选上,嘛嘛,不过都是做影视),总之很开心啦!

         晚上去面试院学生会,9点的时候发《左手指月》。

         国庆七天日更的话有些为难沐子,晚上我会发那个活动搞事儿的,提前确定下来就可以提前码字。会做到长假七天天天有粮哒。

        自此,沐子大二的工作生涯正式开始了。电视台的考核好像还没做,新闻社之后会连续好几天培训,呃……沐子需要逃了晚上的晚自习……

        OK,说这么多,是想给自己留个后路,我……之后会……保持flag不倒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 论文也要开始写了……又一次望见了作业周的惨状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世间没有那么多的如意,也没有那么多的不如意!嘛!

        我回来了!


静水流深,沧笙踏歌

  《左手指月》

  “大奔,别动!”

  “江枫渔火对愁眠,白瞎了这一个好名字。”

  “两军对站,你可别到时候惺惺相惜,和人谈琴论道起来了。”

  说来可笑,她曾以为,蓝兔死了,那自己这两年便算是独占了他。

  《雪落花下忆忘情》

  “我原以为,你来雁城,是放下了。”女子眉目鲜妍,却带了经年累月的沧桑和疲惫。对,在衣在骨的沧桑,在眉在眼的疲惫。

  “放下了,一早就放下了。”

  “那你为何还不肯见他?!”莎丽的声音蓦地高了几个分贝,看得出来,她很是激动,白皙的脸也微微涨红了,“当年的事儿……”

  “莎丽!”蓝兔轻声打断了她的话,声音虽然轻和,俨然带了一宫之主的威严,“许久未见,我们聊点别的吧。”

  《雨疏风骤,海棠依旧》

  雁城传来的求救信已经搁置很久了。要说这场叛乱来得可真是时候,恰逢七剑掉落不老泉,流落海外。

  她至今仍记得那三公子清风皓月、胸怀坦荡的模样,“阿蓝,我叫你阿蓝可好?”

  想不到如今再见时已是物是人非。

  “阿蓝?”

  “是我!我是阿蓝。”

  《问月微光下》

  ——你可还有什么放不下的?

  ——有啊!这三千繁华,这灯火阑珊,这滚滚红尘,还有你。

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

         不说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 等我。


【一秒cp】彼时风动,此时心动(三十二)

  “欸欸欸,差不多得了!”王胜男同志马上打住已经飘飘欲仙的女儿,“你可不要因为取得了一点微不足道的成功就骄傲自满,这才只是开始,后面的路还长着呢!你得努力努力再努力!”

  “好的,母亲大人!”妙妙乖巧的应下,王胜男同志说得没错,以后她还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的。

  

  

  “你都搁这儿欣赏半天了,不就是一个名字吗?瞧你那嘚瑟的样!”林大为递过来一杯温水,挨着妻子坐下。

  “你还说我呢!瞧瞧你笑得,都满脸皱纹了!”无情拆穿。

  “我得把这截屏保存下来,这可是咱妙妙的作品,咱妙妙的名字。大为哥,恭喜你,你的姓氏出名了!”王胜男乐呵着嘴,摁下手机按键,将适才翻到的有“林妙妙”三个字的页面截屏保存了下来。

  可怜天下父母心!

  孩子的成功在他们看来永远比自己的成就更值得一提!

  

  

  影视工作部的第一份工作是做电子相册,而主持部的第一件任务是主持江州大学创新创业大赛的决赛。

  创新创业大赛是由创业协会举办的,经历了初赛、复赛,由复赛前十的队伍再进入决赛,留下来的,即使不是冠军,也会是王者。

  经过一个暑假的角逐与发展,学长学姐们带着自己创业的结果踏上了这片舞台,或者更应该说是战场。彼时,妙妙正在后台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到场嘉宾的名字,主持部部长说,念错嘉宾的名字是主持的禁忌。一个口误,会是满场的尴尬,以及主持生涯的over。倒不是危言耸听,这事儿有先例。

  妙妙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念念有词,一遍又一遍的想着待会儿要怎么上场?要怎么引起现场观众朋友的热潮?节目之间的空隙又应该说些什么来打发尴尬?

  

  

  背景音乐轰然响起的那一刻,妙妙回了心智。

  九点,晚会开始了……

  

  

  创新创业大赛在整个学校都是鼎鼎有名的,正在挖空心思经营天昊小厨的江CEO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学习的机会。是以,他早早的就到了会场占座,备好小本本记录各位前辈的经验之谈。

  只是,他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妙妙。

  他更没想到妙妙是晚会的主持人。

  不用说,昊子已经是惊掉了下巴,一如当初林妙妙穿着拉拉队队服上场时。比之不同的是,当年赛场上闪闪发光的是自己,而如今,舞台上耀眼夺目的是她。

  每个人都在成长,每个人都在变优秀。须臾年华间,有多少人只停留在记忆中的平淡温存,有多少人认识时便已成就一方天地。

  又有多少人,晓得你的平凡,却陪你走到了世界瞩目?

  “各位观众朋友们,大家晚上好!欢迎来到由大学生创新创业协会主办的创新创业大赛决赛现场!我是本次晚会的主持人——林妙妙,首先请允许我来介绍一下晚会的到场嘉宾。本次晚会的到场嘉宾有创新创业协会的指导老师……”